Milford Track

#1 四月二十三日,星期五。昨晚沒了打呼聲,但卻不自主地時常醒來,連續兩晚沒有洗澡,面對今天14公里的路程、兩個半小時直上攻頂、四個半小時不停陡下到小屋,咬緊牙關要繼續埋頭苦幹。 單眼一早就被我用防水袋包緊,取而代之的是去年夏天入手的Pentax W60防水相機。一路難走的上坡讓人汗流浹背。

Milford Track

#2 不斷地降雨讓四周的瀑布成群,這一趟看最多的就是瀑布,上百條的瀑布導致我現在看到瀑布都還有陰影。

Mackinnon Pass

#3 十一點半,上氣不接下氣的完成陡上的攻頂路程,估計攝氏五度的冷風,兇猛如銳利刀鋒地不停劃著雙手與臉頰,冰滴般的雨水讓我的雙眼與防水相機鏡頭一樣的難以睜開、視線模糊。

Mackinnon Pass

#4 十字架紀念碑是為了紀念當初發現這裡的Mr. Mackinnon。

Mackinnon Pass

#5 站在制高點上,回想巡守員曾說,要征服這小小1,154公尺的Mackinnon Pass,居然必須花上四天三夜在瀑布間穿越過眾多山嶺;這不是一條征服高山的健行步道,但絕對是一條路途遙遠考驗耐力的長程跋涉。

Mackinnon Pass

#6 照片的中心有個小白點,是中午停靠暫歇進食的小屋,我跟阿丁不停吃著一根又一根的Snickers巧克力,等身體恢復溫度再次整裝出發後,步出門外被冷風一颳則又是淒風苦雨了。

Milford Track

#7 接下來是連續四個半小時的狂野下坡道。

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涉水,一步又一步的跨越,瀑布從眼前、身邊橫流直竄,早上吃的那顆B群伴隨吃下的巧克力熱量剎那間一起核融合爆發,拎北終於在第三天才開始燃燒小宇宙,雖然前方沒有雅典娜,但我才是下坡道的王者阿!!

說時遲那時快,我已經收起所有相機,放低重心在巨石、湍流及風雨間健步如飛;導引手冊上叮嚀,要求每隔五分鐘便休息以免膝蓋受傷的字句,我居然一點都沒有感覺,全心全力的往前衝刺。

Milford Track

#8 山壁上如萬馬奔騰的大水席捲而來。

Dumpling Hut

#9 抓緊預期的時間,順利抵達最後一個山屋Dumpling Hut,卸下裝備我才明白昂貴的 Gore-Tex 防水外套跟長褲也是會徹底溼透的。鞋子雖全濕,但幸好腳下穿著包覆性極佳的毛襪,讓我的雙腳沒有任何不適,但此時阿丁的膝蓋已經有一點不太對勁了……。

第三天的健行感想:這一趟最難完成的路段已經完成,不由得在心裡面大聲歡呼。美中不足的是照片因天氣不佳而灰灰暗暗,但寫實的紀錄在此刻對我來說更顯得重要,我轉而把起初超美的藍天跟湖水,移焦到後來這幾天艱辛的過程。

晚餐後我跟阿丁沒有離開餐廳,坐在長凳上翻閱山屋裡的資料,桌旁的人卻越來越多,擠滿了整張桌子,不自覺間我們已跟同行的夥伴開始愉快地聊了起來,一聊就是兩個小時。其間認識了來自以色列,愛開玩笑的依龍(音譯),看上去將近四十歲的他從IT產業project manager的職位急流勇退,聽他講述了一段找尋生活和工作平衡的熟悉故事-這兩三年,我的週遭也環繞著這樣的故事,因此並不覺陌生。

認識了來自美國華盛頓州的經濟學教授Mr. Felix以及身為護士的妻子,教授35歲時回到學校攻讀博士,之後在當地的學校任教,現在已經七十多歲,由於妻子的妹妹嫁到紐西蘭,因此來探望親人順道旅遊。

晚上九點,大家紛紛離開餐桌,準備休息面對最後一天的18公里。不知不覺中睡著,但卻連續兩次噩夢醒來,更誤以為睜開眼所見到的光影交錯是不尋常的景象,就這樣,一夜難眠。然而我並不知道,真正辛苦的還在最後一天……。

Milford Track

#10 四月二十四日,星期六。最後的18公里,一路在雨勢逐漸增強之中前進。前兩天包覆性強的襪子已經全濕,不由得換上一般的襪子,卻居然在這最後一天磨出左腳後跟大水泡、右腳後跟大水泡,以及右腳拇指水泡。忍著疼痛是相當辛苦的,遑論在惡劣的天氣下,我更體認到什麼叫做舉步唯艱。

看阿丁更慘,由於昨天下坡道衝太快,導致他整個掰咖,膝蓋韌帶拉傷直接進入傷兵名單。果然魔戒遠征軍越靠近末日火山,挑戰就來得越為兇猛。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們兩個人、五台相機,完全失去拍照的能力,於是這一天的照片也最有限。早上九點半,剛出發沒多久,還不夠痛的時候,看著眼前雲霧繚繞於山間的中國山水畫,拍下這張照片。

Milford Track終點

#11 請容許我很偷懶地說,這一張已經是下午三點鐘,胼手胝足抵達終點Sandfly Point想要把門轟破的照片了。

Milford Track終點

#12 完成Milford Track的官方告示,證明從Lake Te Anau的Glade House出發,經由Mackinnon Pass,最後抵達Sandfly Point,一共步行33.5英哩,折合53.5公里的遠征路程。(看起來真的還蠻憔悴的)

依龍

#13 此時雨越下越大了,下午三點一刻,船接駁我們從Sandfly Point抵達著名的Milford Sound,碼頭裡停靠著各式各樣光鮮亮麗的遊艇。我們與來自以色列的依龍道別,拍下了這張合照。

Mr. and Mrs. Felix

#14 Milford Sound Lodge 旅館的接駁巴士在外迎接我跟阿丁,結束健行已經三天沒洗澡的我們,最想做的事情當然是泡個熱水澡,在晚餐時看能不能吃一點正常的食物(因為帶上山的全都是泡麵、麵包、起司和巧克力)。結果又在旅館煮義大利麵時遇到經濟學教授了,這張是阿丁與教授夫妻開心的合照。我們在晚餐後互留了聯絡方式,自我們出國以來,這是對我們最親切友善的朋友。

完成健行的感想:小朋友千萬不要試!

其實完成這樣的挑戰很能夠激勵自己,無疑地,置之死地而後生才能引發出生存的強烈動力跟鬥志。當然,同時大量的流汗,呼吸山林裡的新鮮空氣,讓身體活化也附帶了瘦身的效果。然而這僅僅是第一條步道的牛刀小試(不過牛刀快斷了),紐西蘭還有上千上百條,無數的步道等著我跟阿丁繼續在這幾個月中輪番挑戰。

這個星期六的晚上自然是睡的相當甜美,不過在夜裡,連番的閃電著實讓我醒來一兩次。外面狂風暴雨,小木屋旅館房間內溫暖舒適,形成強烈的對比;但我們並不知道,一切並未畫下句點,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……。

 

To Be Continued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bertciao 的頭像
robertciao

Robert Ciao!

robertc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